期货公司ipo六问金正大:50亿应付款15亿现金净流出85亿预付款 到底“催肥”了谁?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西安期货公司-股指期货_期货开户_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高达37.14亿大额关联方预期货公司ipo付账款未按规定进行披露期货公司ipo,金正大(00期货公司ipo2470)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除了表现在数字上的营收、净利大幅下滑,金正大董事长万连步、财务负责人李计国、董事会秘书崔彬被山东证监局监管谈话。

  5月9日、5月27日,深交所更是连发两道问询函。

  针对深交所5月9日问询函,金正大先是5月15日发布公告,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

  直到5月23日,金正大才正式回复问询。

  深交所一问金正大:为何未披露与诺贝丰关联交易情况?

  金正大在回复中称,2015年6月25日,公司向诺贝丰增资1200万美元,持有诺贝丰增资后10.71%的股权。除持有股权外,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管未在诺贝丰中担任职务,因此2018年季度报告和半年报中公司未将诺贝丰识别为关联方,故2018年公司与诺贝丰之间的资金往来和交易未按照关联交易相关要求进行审议和信息披露。年审机构在年报审计中,根据公司持有诺贝丰的股权情况,以及诺贝丰法定代表人陈德清在公司担任中层管理职务(公司的质量总监),以及公司2018年度与诺贝丰发生了较大金额的资金往来,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认定公司与诺贝丰存在关联关系,公司与诺贝丰的交易应按照关联交易相关规定进行信息披露。因此2018年财务报告中公司将诺贝丰认定为关联方并披露了相关的关联交易,2019年5月23日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更新后)》中将诺贝丰作为关联方,并补充披露了相关关联交易。

  深交所二问金正大:有何依据认定37.1亿元预付款为经营性资金往来?

  关于公司与诺贝丰发生预付款,金正大解释称,2018年5月,公司(甲方)、诺贝丰(乙方)与金正大投资和万连步先生(丙方)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公司与诺贝丰就水溶肥项目、液体土壤调剂项目、生物刺激素项目开展全面战略合作。根据公司与诺贝丰的战略协议,2018年-2020年公司向诺贝丰预付货款,用于采购诺贝丰的水溶肥、液体土壤调理剂、生物刺激素产品。诺贝丰承诺在公司支付预付款后按供货计划向公司供应产品并给予价格优惠。如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诺贝丰向公司供货结算金额低于2018年、2019年承诺的累计供货金额,则按实际供货金额进行结算,结算后公司的预付货款仍有余额的,诺贝丰应当返还并按年化8%的利率支付利息。丙方承诺对乙方向公司的供货义务提供保证,若乙方违约导致公司损失,丙方承诺优先代乙方向公司偿还或赔偿公司全部损失。2018年度,公司根据上述战略协议,向诺贝丰采购货物金额31725.74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预付诺贝丰款项余额为371380.27万元。2019年诺贝丰按照上述协议继续向公司供应货物,已完成发货金额79618.33万元。公司与诺贝丰之间基于上述战略合作协议发生的采购和预付款项,在协议执行过程中对公司付款进度控制不严,导致预付款金额超过采购进度。公司将加强协议履行和资金管控,并督促诺贝丰积极履行交货义务或退还货款。

  累计68.5亿元大额资金往来,高达37.1亿元的预付款余额,贸易收入却未有实物流转。金正大的一句“付款进度控制不严,导致预付款金额超过采购进度”,恐怕无法解释。

  就此,深交所在5月27日再次下发问询函,要求金正大说明是否存在为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

  深交所三问金正大:高达85.30亿元的预付款项是否有商业实质?

  年报显示,报告期末金正大预付款项52.28亿元,其中前五名预付对象的款项金额占比高达82.69%。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预付款项增长至85.30亿元。

  金正大对此表示,2018年末,公司合并报表预付款项余额522759.51万元,较年初增加233940.67万元,增幅81.00%。预付款大幅增长,期货公司ipo主要是对诺贝丰的预付款余额371380.27万元。2019年一季度底预付账款余额852988.53万元,较2018年末增长63.17%,主要原因是公司上游供应商出台收款政策,预付货款给予价格优惠;加之受环保影响原材料供应紧张,公司增加上游的预付款以保证原材料及时供给。

  深交所四问金正大:自查核实以前年度无实物流转的贸易性收入的具体情况?

  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在审计报告保留意见事项段提及,在审计过程中发现金正大以前年度存在无实物流转的贸易性收入。深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最近三年收入构成中贸易收入的占比及实际发生金额,并自查核实以前年度无实物流转的贸易性收入的具体情况。

  金正大称,因公司上述业务与其他交易存在交叉混合现象,需对相关采购、销售凭证进行厘定,并与相关采购与销售对象进行核对。核对工作量大,需要较长时间,因此目前尚未完成相关业务核查。公司将责成有关部门加快核查进度,并将核查结果及时报告。

  金正大在回函中表示,公司在编制2018年报时,对2018年贸易性收入进行核查,对没有实物流转的相关收了冲销。深交所在5月27日问询函中要求金正大进一步具体说明对相关收入进行冲销的具体原因及金额。

  深交所五问金正大:德国金正大为何财务数据不一致?

  金正大在回函中称,子公司Kingenta Investco GmbH(简称“德国金正大”)2018年1-7月、8-12月计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 约为5131.43万元、-7439.81万元。

  然而,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德国金正大实现净利润6691.16万元,完成率为89.06%。

  深交所在5月27日再次下发问询函中要求说明原因,并请年审会计师发表明确意见。

  根据此前金正大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农投公司66.67%的股权(农投公司间接持有Kingenta Investco GmbH88.89%的股权)时协议,金正大控股股东金正大投资承诺Kingenta Investco GmbH 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57.44万欧元、1110.65万欧元和1508.19万欧元。根据协议约定,金正大投资需对金正大进行补偿。

  深交所六问金正大:为何应付款项大增营收却下降超20%?

  年报显示,报告期末金正大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50.62亿元,其他应付款4.08亿元,分别较期初增长44%、13%。

  就此,金正大解释称,2018年度应付票据期末余额398343.17万元,较年初增加134867.37万元。其中应付银行承兑汇票较年初增加134751.37万元,应付商业承兑汇票较年初增加116.00万元。上述票据全部具有真实交易背景,主要用于公司对采购款项的支付。2018年度应付账款期末余额107873.96万元,较期初增加20801.37万元。主要包含应付原材料款、物料及包装材料款、工程款、运费等。

  深交所在5月27日问询函中要求金正大说明应付款项与2018年营业收入增长幅度不匹配的原因?根据年报,金正大2018年实现营收同比下降21.9%。